青丘,议事殿。

    几位长老华袍加身,个个胡子一大把,端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刚才,青丘族长,我的弟弟,死在我面前,素月被我救活后因为我改了清朗的命而加恨与我,虽说我自己的原因也很多,但是,主要还是怪这几个老家伙。

    大长老见了我恭敬的作了一揖,脸上的神情却没有半分改变,还是那副正经八百的样子:“姑娘此次前来,不知是为了何事......”

    “少装蒜!我问你!清朗死了你们知不知道!”

    “知道。”

    我直接被他这理直气壮的口气给噎住,原来世上还有脸皮如此之厚的人,佩服啊!

    “清朗是被你们害死的知不知道!”

    “不知道。”大长老语气平淡,甚至没有抬头看我一眼,“姑娘,你虽说名义上是族长的姐姐,可归根结底也还只是一只修为极浅的狐狸,族中大事岂能由你信口雌黄。”

    ......好吧他说的没错,我醒来时就已是人身,妖力极少而且没有记忆,就是因为认了清朗这个弟弟才得以存活至今,不然我早就被那些修为高的妖怪给弄死了,不过......即使是这样也轮不到这个老家伙教训我!

    我一巴掌拍桌子上震出蛛网状的裂痕,看上去很霸气的样子......说实话我有点小后悔,为什么平时没有好好修炼呢,一掌把桌子打碎多威风,也没练个兵器什么的,起码把剑往桌子上一拍感觉很厉害啊。

    “再怎么说我也是前任族长的姐姐,地位高你一等,轮不到你在这指手画脚的。”我眯起眼,舔了舔尖长的虎牙,“只要我还在青丘一天,就跟你对着干一天!反正你也奈何不了我。”

    大长老脸色立马变得铁青,像活吞苍蝇了似的:“姑娘何苦为难老夫......”

    我瞪他:“因为你们逼死了我弟弟!”

    “真的冤枉啊!”大长老无奈的急急解释,“老夫怎么可能逼死族长他呢......”

    “装!我给你去拿个袋子吧!让你慢慢装!我纳了个闷了!哪个妖族那么缺心眼!和亲把自家族长和过去了!脑子坏了还是给虫蛀了!”我咄咄逼人,丝毫不肯退却半步。

    “......这......老夫也是被人所迫啊.......还请姑娘明察......”

    “呵,呵,明察明察......本姑娘一爪子拍死信不信!这偌大的青丘!还有谁能把你们吓成这个怂包样!说啊!”

    我也是气糊涂了,只顾着瞪那老家伙,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来人。

    “恕姑娘冒犯......正是在下。”

    清润好听的声音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我回头,只见一个身材修长清瘦的男子站在门边,他逆着阳光,整个人的周边都笼罩着金色的光晕,容颜却恰巧隐在阴影之中,基本如此,通过他尖巧的下巴及白净的脖子仍能看出此人绝非庸俗之辈,毕竟,气质才是决定一切的。

    “诶?你是......”
江西时时彩官网平台lm0 凤凰时时彩平台 内蒙时时彩玩法和奖金 江西时时彩开户奖号码 时时彩平台送彩金28 黑龙江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重庆时时彩现场直播 时时彩遗漏软件 时时彩平刷手机版软件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介绍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 内蒙古时时彩五星通选
天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北极星时时彩地址 黑龙江时时彩博彩国际平台 彩票时时彩 江西时时彩现场摇奖 优博时时彩平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