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乱世仙妻 > 第362章 成婚
    “妖女又如何?不服气你就灭了我啊!”任瀚用一种非常欠扁的语气挑衅那名元后修士。

    那名元后修士何尝不想灭了她,然而他也得有那个本事。

    他正想煽动众人一起上,任瀚却抢先一步开口了。

    她视线缓缓扫过那群神色各异的元婴修士,“还有你们也是一样。谁不服气谁就尽管放马过来。正好,本姑娘也还没有杀过瘾呢。”

    蔑视!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那些原本打算对任家诸人下手的元婴修士已经彻底被脚下的尸山血海给震慑住了,所以即使内心再不甘、再不忿任瀚看扁他们,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那些尸体的脸,很多可都属于在苍洲赫赫有名的元婴修士。

    连那个档次的修士都被明道宗的这群魔鬼给轻易灭杀了,他们这些火候还差了很远的第三梯队,轻率出手无疑就是自找死路了。

    先天灵宝固然让人眼馋,可比起自己的身家性命,先天灵宝却又不算什么了。

    如果有抢到宝贝的机会也就罢了,毕竟富贵险中求嘛。

    可在明知道没什么希望的前提下,这些人却是谁都不愿意冒险的。

    因着这个原因,他们全都有志一同的做了缩头乌龟。

    任瀚的挑衅,这些人直接就给无视了。

    更有甚者,那些离着任瀚所在的飞舟距离较远的修士,他们甚至已经在脚底抹油,悄悄开溜了。

    任瀚当然不会阻拦或者追赶,毕竟他们不仅人手不多,而且初衷也不是血洗苍洲。

    但她也没有视而不见任由对方离开,她用一种懒散到了极致的姿态扬声对那些已经准备撤退的修士道:“这就走了?不来打一场么?”

    她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已经开溜的人顿时条件反射似的加快了开溜的速度,而原本有心开溜却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的则也轰的一下跟着跑了。

    少数仍然不甘心就此退去的修士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独特”,当那些被他们骂作“胆小鬼”的家伙全都四散奔逃,他们这些一动不动的顿时就变得显眼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任瀚突然站了起来。

    她的道袍原本是月白色的,可当她站起来,她衣摆和袖口上的鲜血就再也遮掩不住了。

    弯弓搭箭,任瀚一言不发的瞄准了那个骂她“妖女”的元后修士。

    她的广袖在风中猎猎作响,她黑色的发随风飞扬,她盈满杀气的面孔无遮无掩的暴露在了那些注意着她一举一动的人眼中。

    如有实质的凌厉杀气与她衣袍上的暗红血渍交相辉映,看得那些人心惊肉跳。

    第一次,他们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个女子的强悍与狠毒。

    很多人突然觉得,“妖女”的这个称号其实并不适合她。

    这样的女子,理所当然便是应该被称作“煞神”或者“罗刹”的。

    煞神,神之至凶者。

    罗刹,鬼之至恶者。

    这样的认知,让那些心有不甘的人也忍不住退却了。

    最后睃了一眼静静立在任瀚身后的那寥寥几名元婴修士之后,包括那名指着任瀚骂“妖女”的元婴修士在内,所有仍旧心有不甘的家伙们也紧跟着其他人一起撤走了。

    任瀚射出的羽箭落空了,但她却并没有因此而心生不悦。

    虽然没能给那个嘴巴太臭的元后修士一点教训,但杀鸡儆猴的计划圆满成功却依然让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她相信,从今天开始,这苍洲将再也不会有哪个元婴修士敢于明火执仗的抢夺他们的先天灵宝。

    至于背后的算计跟阴谋,任瀚相信她跟她的爹娘、兄长全都能应付得了。

    明道宗的一众修士神清气爽的回了衢山岛后,任瀚棠和任瀚很快就成了亲。

    这是在仙府里他们就约好的,彼时大家过的全都是九死一生朝不保夕的日子,除了对生的渴望,对彼此的留恋也是他们能撑下来的重要因素。

    或许是因为从小在一起长大,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像任瀚和刘怿那样蜜里调油一般,随时随地都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他们相处起来,比任瀚和刘怿之间更多了些默契和从容。

    任瀚自己觉得,如果忽略掉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幸福,他们倒像是才一新婚就直接迈入了老夫老妻阶段。

    不甚隆重但却格外喜庆的婚礼之后,任瀚棠很多年前就已经研究过的双修之法终于派上了用场,他打着出海历练的旗号,在新婚的第四天就带着自己新娘踏上了蜜月之旅。

    当然,“蜜月之旅”这个说法是任瀚提出来的。

    这对小夫妻也没有去到太远的地方,在无人的海域找了一处隐秘的荒岛上岸之后,任瀚棠便央着任瀚将海船收进了她的指环空间。

    之后,他又兴致勃勃选了间不错的屋子作为他和任瀚在指环空间内的卧房。

    设下层层禁制后,任瀚棠立刻拉着任瀚进了屋。

    被抢走了姐姐(师傅)的小墨熙和龙渊对任瀚棠的霸道很是不满,然而顾忌着任瀚对任瀚棠的看重和纵容,两小到底没敢反抗这个他们原本就很喜欢的哥哥(师叔)。

    胡天胡地的日子过了大约三个月后,任瀚棠这才挂着一脸餍足的笑,陪着小心和任瀚一起出了那间卧室。

    拜那套双修之法所赐,两个人的修为全都提升了一大截,但自认精力充沛但却差点儿被榨干的任瀚心情却依然不甚美好。

    想要把对方采成炉渣的人差一点儿就被对方采成了炉渣,任瀚觉得自己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

    要不是任瀚棠一如既往的宠她爱她,对她有求必应,任瀚的小情绪绝对不会仅只这么一点儿。

    小墨熙和龙渊第一时间围了过来,两人扯着任瀚的衣角,一个不停地叫“姐姐”,一个不停地叫“师傅”,活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任瀚一手抱起了小墨熙,另一手则温柔地拍了拍龙渊的肩头。

    这孩子如今是纯正的妖族,换血之后他的成长速度就开始变得格外缓慢,过去了这么多年,他现在也依然还是少年模样。

    不过有小墨熙这个比他长的还慢的灵族比着,他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的成长速度。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世爵时时彩平台注册 江西时时彩咋玩 如何制作时时彩平台 黑龙江时时彩遗漏号 重庆时时彩角模式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游戏规则
内蒙古时时彩11走势图百度 重庆时时彩在线计划 内蒙古时时彩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介绍 内蒙古时时彩几点开始 中彩网内蒙古时时彩
三分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遗漏数据 重庆时时彩销售时间 江西时时彩五星综合 内蒙时时彩电子走势图 360重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