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字,舒服透了!

    郑龙骂他骂得越狠,他的内心就越痛快。他就是喜欢看着,郑龙在做着无谓的挣扎和无可奈何的叫骂以及绝望的撕叫。总之,郑龙越是痛苦,他就越是快乐。

    想杀他李中南?想玩他李中南的女人?

    这个就是他的下场!

    就这样戏谑地看着,等郑龙脱力了,消停了下来,他再慢慢的取出一把匕首来。何昭恋见状一阵惊吓,当即又拦住了他,责问道:“李中南,你答应过我,放他一条生路的。难道,你要食言了?”

    李中南笑了笑,道:“我说过,我不杀他。但没说过,要饶过他的狗命。”

    话落,手中的匕首,递给她。

    何昭恋见状脸色一变,恐慌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中南冷声道:“杀了他,我就放了你!”

    赵草要杀他,这个女人是知道的,可以说,其中有她的一份。若不是看在何春花的面子上,早就把她扔到了海里。

    “你你是一个恶魔!”何昭恋闻言禁不住后退了几步,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李中南笑了笑,道:“不错,我是一个恶魔。但是,你,何昭恋,在过去的一个多小时,却跟我这个恶魔,寻欢作乐,享受了人间最美妙的事情。”

    何昭恋道:“我是被你逼的!”

    李中南摇了摇头,道:“我没逼你,一切都是你自愿的。或者说,是你自找的。”

    说着说着,他又突然指向郑龙,大声叫了起来:“就这个姓郑的,一个草包,一个无恶不作的二代,他值得你为他求情,并且付出这么大的一个代价?”

    “现在,杀了他!”

    “你说过的,你和他已经没有任何一点关系。那么对于你来说,他就是一个陌生人。为了活下去,你,只能杀掉他!”

    “不,我做不到。不说一个陌生人,就算是一只鸡,一只鸭,我都下不了手。”何昭恋闻言疯狂的叫喊了起来。

    鸡鸭的,她确实不敢杀。

    但是,她内心却是清楚得很,她是在给自己找借口。要是真是一个陌生人,为了活命,说不定她早就闭上眼睛,一刀捅死了!

    只是,青梅竹马多年,又如何能下得了手?

    “给你三分钟,杀了他,又或者我扔你到海里。”

    李中南扔下手中的匕首。

    “我们刚刚一夜夫妻百夜恩,你真的忍心把我扔进海里?”

    何昭恋不相信问道。

    “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刚不是说,是我逼迫你的吗?”李中南戏谑一笑,而后又冷声道,“赵草,已经被我扔下去了!”

    “现在,还剩下两分钟!”

    “李中南,就算他做了多少坏事,但现在都已经疯了,变成了一个废人,永无翻身的可能。你为什么一定要他死呢?”

    何昭恋责问道。

    李中南淡声道:“现在,还剩下一分半钟!”

    这个女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郑龙要是不死,第一个要杀的,肯定不是他李中南,而是她何昭恋。在她帮他李中南脱下衣服,当着郑龙的面,帮他口,跟他做的时候,早就注定了这一点。

    现在,竟然还想不通?

    要她杀郑龙,是为了救她,竟然把他当成了一个恶魔?

    何昭恋迟疑了一下,颤抖着一直玉手拿起匕首来,一步步第走到了郑龙的面前。只是,鼓了好几口气,闭了好几次眼睛,就是无法下手。

    一阵泄气后,她咬道:“我做不到!”

    她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超级富家女,生下来就聚万宠于一身,平时偶尔会调皮捣蛋,做过最出格的事,就是要一些女性大明星给她当小狗骑。

    现在,要她杀人?

    真的做不到!

    李中南见状一阵脑大,二话不说,抓着她拿刀的手,一下就捅进了郑龙的心脏处。跟着,鲜血溅射了她一脸。

    而郑龙有气无力的,骂了一句:“奸夫*******而后,一命呜呼掉。

    瞬间,何昭恋就傻了,看着身上的鲜血,哆嗦着娇躯,不断地说着:“我杀人了,我杀了郑伯父的儿子,我杀了郑龙哥!”

    李中南点上一根香烟,抽了一口,吐着烟幕,道:“是的,你杀了郑龙,你帮你的几个男朋友报了仇!”

    “不,是你杀的。”何昭恋突然叫道。

    李中南笑了笑,道:“是我们一起杀的。因为,他在骂我们,奸夫****话落,伸出一只手来,直接提起傻愣的她,扔到了外面。

    关起门来,大手一挥,带走了房间中价值八百万个金币的玉石。

    一百五十个亿!

    省了!

    东西依旧是他的,但是却一分钱都不用花。真爽。

    拍了拍郑龙的脸蛋,帮他闭上眼睛,李中南禁不住摇了摇头,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我已经饶过你一次,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作对呢?”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拍卖会结束后不久。四层的某一个房间中,龙轩军和龙紫宇以及龙家几个核心人物,正聚集在一起。

    等待着。

    过了一会,一个侍女推门而进,冲龙轩军禀报道:“龙爷,东西已经送到。”

    “好!”

    龙轩军挥了挥手。

    侍女知趣退出,并关好了门。他又看向龙紫宇,问道:“我要开启他房间内的监控,能否做到,一定不能让他察觉到?”

    龙紫宇想了一下,开口道:“他似乎是一个修灵者?很难做到!”

    “不,他不是修灵者。”

    龙轩军想了一下,开口道:“当天晚上,禁锢你们的,不是神念的力量,而是真真实实的源能。只是,他明明一点内功都没有,又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答案,很可能,就在这里。”

    看向房内的一块水晶玉石,他再咬道:“所以,你必须给我开启他房间的监控。我要看看,他拍下这个水晶玉石来,是不是用来修炼的。又或者,他是否和关仲谋有联系,甚至手中掌握着宝图的一部分。”

    “为了确保不被他觉察,我需要一定的时间。”

    龙紫宇道。

    龙轩军略微点了一下头,道:“没问题,几百公斤的玉石,就算他用来修炼,也不可能这么快消耗掉的。”

    房间内其他人闻言,跟着一阵附和。只是,等十几分钟过后,监控出来后,他们一个个的顿时一阵傻眼。

    只见屏幕中,某个人,正抓着一个美少妇的肥臀,一下一下地狠狠地来。当然,震惊得不是这个,而是房间内,并没有见到玉石。

    而过去的十几分钟,外面都有人看着的,他并没有踏出房门一步。一个老者惊愕过后,又惊呼了起来:“莫非,他有空间储物的法宝?对了,肯定是这样,不然他不可能携带枪械上船的!”

    “不可能!”龙轩军肯定道:“所谓的空间法宝,只不过是一些著书者,凭空想象出来的。地球上,从来没出现过的。”

    龙紫宇闻言问道:“东西呢?到哪里去了?”

    “我也想知道!”

    龙轩军苦笑了一下,再下令道,“从现在开始,直到轮船靠岸,你们给我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我倒要看看,他什么藏着什么惊天秘密。或许,说不定,还跟南雪智能的出现,有莫大的关联!”
时时彩平台送彩金100 时时彩平台官方网 黑龙江时时彩0 江西时时彩计划预测 内蒙古时时彩专家杀号定胆 黑龙江时时彩五号走势
福彩内蒙古时时彩视屏 时时彩平台奖金高9.99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图福彩 内蒙古时时彩联系电话 时时彩计划软件安卓版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
重庆时时彩号码推荐 内蒙古时时彩专家 天津时时彩历史数据 时时彩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专家推号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
时时彩后一投注技巧 江西时时彩杀号方法 重庆时时彩视开奖现场 时时彩评测网3a 吉林时时彩怎么玩 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