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时空 > 秦楼春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探问
    赵陌等了几日,都没听到慈宁宫那边有新的动静。

    楚瑜娘依然留在宫中,陪太后抄经礼佛,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只除了太后对她的态度冷淡了些。但太子妃似乎很喜欢她,每隔三两天总要召她过去说话。从宫里人的态度与口风推测,楚瑜娘入东宫为妃,似乎已经有了八分准,如今再留在慈宁宫里,不过是为了走程序而已。

    赵陌心里讷闷。他虽然不曾向太后报告楚瑜娘身世的诡异之处,但只冲她素日的行事习惯来看,就知道她一定不合太后的意,随便找个借口,也能把人给打发了。太后却没有动静,难不成那楚瑜娘果真本事了得,能把太后哄得服服帖帖的?

    赵陌虽然郁闷,但也没有太把这事儿放在心上。陇东那边一时半会儿的没有什么消息传回,京城里的种种线索又份量不够,他现在就算跑到宫里去,告诉太后、皇帝与太子,楚瑜娘有问题,楚家涉嫌欺君,没有证据,也证明不了什么,反而会让自己陷入麻烦的境地中去。

    他还是先暗中收集证据吧,楚瑜娘如果当真有幸成为了太子殿下的女人,也做不了什么。太子殿下从来就不是好色之人,楚瑜娘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让太子殿下为她犯糊涂。大不了到时候把证据呈给太子殿下看,让太子殿下自行处置就是民。宫里想要不引起任何人怀疑地让一个人消失,其实并不难。也许太子妃娘娘会觉得难过,但相信太子殿下会有办法安抚住她的,大不了允许她日后再挑一个靠谱些的良媛就是了。

    赵陌继续派人留意着蜀王世子府与顾长史家周围的动静,顺便再派了几个人去盯楚家,然后就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了。他如今也是很忙的,别看他好象三天两头就往未婚妻家里钻,其实为了自己的婚礼,他可以说是每一天都没有闲着。

    赵陌没有闲着,秦家自然也不例外。在他忙着调查楚瑜娘的同时,秦家这边已经正式给秦简与余心兰定下了婚约。紧接着,唐家那边也完成了唐涵与秦锦华之间的文定仪式,把聘礼送到了承恩侯府。承恩侯府双喜临门,一连半个月的时间里,全家上下都是欢欢喜喜的。

    正因为全家都正欢喜着,秦幼珍提出不放心丈夫卢普与长子卢初明留在长芦,无人照顾生活,要带着小儿子先行回去团聚,等到秦锦华出嫁前,再往京中来喝喜酒时,许氏哪怕是满心不愿意,也没法提出反对意见来。秦幼珍的借口足够光明正大,她没有阻止的理由,只能闹起了老人家的任性脾气,拉着卢初亮,坚决不肯放他走。

    卢初亮都有些懵了,不过他想到许氏一向很疼爱他,事事都想着他,还把他的生活照顾得十分周到,也不忍心拒绝老人了。他跟他母亲秦幼珍说:“外伯祖母舍不得我,我就在京城多陪她一个月好了。等到母亲下回来喝喜酒的时候,我再与您一起去长芦,也是一样的。”

    秦幼珍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她心里分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却没法跟小儿子说实话。无奈之下,她只得看向许氏,露出若无其事的表情:“既然如此,这孩子就拜托伯娘了……”事实上,她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定,下回上京时,一定要把长子卢初明给带过来,尽快定下婚事,免得许家孝满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近了,她还要成天担心伯娘哪一日就要提出过分的要求来,她想要拒绝,也怕伯娘不肯原谅,骂她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她不想做白眼狼,可更不想让丈夫儿女为她欠下的恩情牺牲。她宁可奉养伯娘终身,也不愿意娶一个许家女做儿媳,除非许岫嫁过来后,能真正与娘家人断开联系。

    许氏扣下了卢初亮后,秦幼珍终于顺利离开了京城。但这只是暂时的,秦简与秦锦华的婚礼,她不可能缺席;秦含真出嫁,她更是要进京贺喜;甚至是秦锦春出嫁,她可能都要露个脸,不象当初秦锦仪嫁入裴家时,由于婚事决定得太过匆忙,她还是事后才得了信,打发人给秦锦仪送了一份贺礼过去,顺道在裴家人面前抬高了秦锦仪的面子。秦锦春嫁的是蔡家人,秦幼珍女儿就在蔡家做儿媳,她同时是男女双方的姻亲,不露个脸,就显得太失礼了。

    就是因为知道她跑不了,过几日还得回京城来,许氏才会放她走人。这一点,连姚氏都看出来了,心中十二分的不以为然,私下与妯娌们闲谈时,还拿这事儿吐嘈过婆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秦家三个房头的几个儿媳妇,就有了时不时聚会闲聊的习惯。妯娌几个轮流做东,也不必大摆宴席,哪怕是香茶数盏,再添两盘干果,也算是一回东道了。姚氏、闵氏、蔡胜男与小冯氏四个,身份相当,各自担着中馈大任却又有那么一点儿空闲,哪怕是商量正事儿的闲暇时说说家常话,也是一种放松的好方式,顺带还能加强四人之间的情谊,把先前的那一点生疏与嫌隙都给抹了。

    在这样的聚会里,丫头婆子们一律不会在场,四人中无论是谁说出来的话,其他人也不会泄露给长辈们知道。这给了她们一个可以放心说心里话的场所,运气好的话,还能从妯娌处得到意外的帮助。比如姚氏给女儿准备嫁妆的时候,就从蔡胜男处借阅了秦含真的嫁妆清单,哪怕她不可能照着那张清单给女儿备嫁,好歹也可以做个参考不是?

    正因为蔡胜男给清单给得爽快,还给姚氏出了不少切实有用的好主意,姚氏如今对蔡胜男是越发和气了。相比于闵氏的闷性子与小冯氏的出身低见识少,以及二房小薛氏的软弱,姚氏觉得只有蔡胜男是妯娌中唯一能与自己平起平坐的那一个。先前那点儿轻视早就没有了,她如今跟蔡胜男是最要好的闺中密友,吐嘈婆婆的话,她都敢放心大胆地跟对方说。反正对方嘴紧得很,不该外泄的话,是绝不会传出去的。

    蔡胜男对此一律微笑以对。姚氏的许多话,她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的。若是姚氏的话太过偏颇了,她还会帮着劝解两句。但姚氏如果钻了牛角尖,她也不会强行改变对方的想法就是了。

    这一日,妯娌四个又聚在一处说话。这一回,仍旧是为了秦锦华的嫁妆。姚氏一心要让女儿风风光光地出嫁,在看见秦含真的嫁妆清单后,就更加坚定了要给女儿准备十里红妆的心思。然而这种事哪有她想的那么容易?承恩侯府又不是有金山银山,况且秦简的婚事紧接着就要开始做准备了,底下还有庶出的秦素与秦顺将到说亲的年纪,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怎么可能都花在秦锦华一人身上?为了花尽可能少的钱去换取尽可能丰厚的嫁妆,姚氏已经做了三回东道,请妯娌们给自己出主意了。

    这时候,二房的小薛氏也赶了过来。她是住得远,又来往得少,才没有参与妯娌们的每一次聚会,然而今日她是特地过来求助的。

    她先告诉了一众妯娌们:“春姐儿跟蔡十七的婚事正式定下了,蔡家刚刚给我们送了聘礼过来,婚书也有了。如今就等年底春姐儿及笄了。”她顿了一顿,“蔡家那边……似乎急着给蔡十七娶媳妇。蔡三太太问我,能不能赶在年前办喜事?若是觉得太赶了,年后也行,最好是能赶在开春之前完婚……”

    小薛氏说到这里,下意识地看了蔡胜男一眼。蔡胜男没有动作。

    姚氏则是面露疑惑之色:“先前不是说好了,明年完婚的么?虽说开春之前就办喜事,有些赶了,但也不算离了格儿吧?大嫂子是觉得有不妥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薛氏吞吞吐吐地,“蔡十七他……好象刚刚升了官儿,调到辽东那边做一个千户。虽说是升职了,这么年轻就成了千户,军中少有,可是……我听说辽东那边不大太平,有些担心蔡十七他……他会有危险!”

    蔡胜男看向小薛氏:“大嫂,既然是升职,那就是好事儿。本朝几十年没有大战了,调到哪里去不是一样的呢?辽东离京城近些,跟西北相比,似乎也富庶一点儿,就是冬天苦寒,但日子未必过得差。大嫂担心女婿,这是人之常情,但好好的,怎么会觉得他有危险呢?边军自然不能说全无危险,但军伍中人,若不冒险,只靠熬资历,什么时候才有出头的一日?十七仕途顺利,大嫂原该为他高兴才是呀?”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小薛氏欲言又止,半晌,才支支唔唔地问出了自己真正想问的话,“蔡十七既然被调去了辽东,就算明年能赶得及回京完婚,那婚后春姐儿怎么办?是留在京城守着家,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跟夫婿团聚,还是……要跟着一块儿去辽东受苦呢?”

    她真正担心的,是自己的亲闺女呀!
推荐时时彩平台 重庆时时彩模拟投注器 时时彩四星稳赚方法 时时彩平台怎么制作 天天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 江西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五星走势
内蒙快三开奖走势图 内蒙体彩11选五走势图 时时彩开奖结果直播 时时彩稳赚皇恩娱乐 内蒙古11选5遗漏图 内蒙古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百度
重庆时时彩开奖时间段 内蒙古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后一专家预测 新疆时时彩 时时彩信誉排行榜 时时彩杀号定胆软件
时时彩遗漏数据大全 双色球走势图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 日赚时时彩交流群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 时时彩举报中心 新时时彩中奖分析